西方政客又跳,香港高院竟站暴徒立场,香港已到非常紧要时刻

西方政客又跳,香港高院竟站暴徒立场,香港已到非常紧要时刻
(图源:香港“东网”)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符合香港基本法,不符合香港基本法的是香港高等法院针对该条例的违宪”裁决——1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发言人发表谈话,用清晰且无可辩驳的法理以正视听,并强调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同一天,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杨光警告,香港高院相关裁决公然挑战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威和法律赋予行政长官的管治权力,将产生严重负面社会政治影响。事实上,香港高院的裁决已经成为暴徒的“声援信号”,裁决公布当天就鼓舞了一大批黑衣人戴着口罩上街。这激起香港民众,特别是执法力量强烈不满。与期盼止暴制乱的香港主流民意背道而驰的,还有西方政客唯恐香港不乱的险恶用心。在香港警方的围攻策略和劝降警告下,窝身理工大学的不少黑衣人陆续离开。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等人此时就香港问题发声,听上去是在极力劝慰黑衣暴徒们“挺住”。中国外交部驻香港特派员公署发言人19日严正表示,这些西方政客逆主流民意而动,与法治和正义为敌,已经被钉在践踏人类文明的耻辱柱上!他们企图陷香港于暴力深渊、反中乱港的险恶用心绝不会得逞! “一记警告” “令人寒心”,即便通过电话,《环球时报》记者也能清晰感受到香港前警务处长邓竟成对香港高院裁决的愤怒。他质问制定“禁蒙面法”是国际惯例,为什么香港不可以有?难道在街头面对危险的一线警员,连法律也不能保护他们?香港高院18日作出裁决后,警方不得已暂停执行“禁蒙面法”。当晚,近万名黑衣人戴着口罩蜂拥至九龙一带,并爆发激烈的暴力行为。19日一早,香港民间组织“东江纵队传承综合总会”成员在香港高院外请愿,怒斥法官判决是对暴徒宽容,对执法者不公,对守法公民残忍。 香港高院18日裁决,《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赋予特区行政长官在某些情况下制定有关规例的规定不符合基本法,而《禁止蒙面规例》部分条文不符合相称性验证标准,也属违宪。香港《大公报》称,抛开法律术语,最直接的理解就是,特首无权引用“紧急法”止暴制乱,“禁蒙面法”自然也失效,而因违反“禁蒙面法”被捕者将获释放。 对于上述裁决,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迅速做出表态。该委员会发言人臧铁伟19日发表谈话说,1997年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已经将《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采用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因此,该条例符合香港基本法。香港高等法院有关判决内容严重削弱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政府依法应有的管治权,不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规定。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杨光当天表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依据该条例制定《禁止蒙面规例》,即为依照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履行职权。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邓飞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法工委发言人的谈话表明香港高院的裁决违反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也意味着对于香港法院拥有在基本法方面的违宪审查权,从根本上予以否定。尽管此时香港高院的判决还不能直接失效,但法工委的表态已是“一记警告”。 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香港著名律师黄英豪建议特区政府此时双管齐下:一方面律政司应提起上诉,列举其他国家和地区实施“紧急法”和“禁蒙面法”的判例,要求重审。另一方面,特区政府应立即向全国人大提出释法请求。香港著名律师、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对记者说,律政司提起上诉,整个过程可能耗费两三年。因此,在当下香港面临止暴制乱巨大挑战的时刻,有强烈必要同时启动人大释法,明确特首用“紧急法”行使临时立法权是否合法且客观需要。 自香港回归以来,全国人大常委会曾先后5次就基本法释法,既有由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或香港终审法院提出,也有全国人大常委会主动释法。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洪为民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一旦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所有香港法院必须要按照人大的解释进行裁决。全国人大法工委19日表示,一些全国人大代表对香港高院相关裁决强烈不满,法工委正在研究他们提出的有关意见和建议。 每到止暴制乱攻坚时刻,西方政客就跳出来 目前,沦为“兵工厂”和“窝藏地”的香港理工大学校园被警方围住,很多黑衣暴徒成为困兽。香港《大公报》19日发表社评称,值此紧急关头,高院判决对暴徒而言何异于“天降神兵”。香港高院的判决,令人无法看到其对止暴制乱的应有承担,反而是背道而驰。香港的“司法乱象”到了不能不认真审视的时候。 南开大学法学院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19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香港高院的裁决本质上是“司法渗入政治”,无异于给香港乱局火上浇油,也等于明确站在了暴徒的立场上,用法律武器释放出“声援暴徒行为”的政治信号。尤其是在香港警队刚采取更强硬措施的时候颁布这一裁决,时间节点上的精心选择恐怕意在瓦解特区政府恢复秩序的努力,存在外部势力收买的可能性。 除了在背后伸出黑手,随着香港局势变化,英国、德国等一些西方国家政客又跳出来密集发声,给黑衣暴徒“助攻”、鼓劲。其中跳得最高的,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8日在媒体吹风会上,蓬佩奥称美国对香港政治动荡和暴力加剧表示严重关切。他说,任何一方的暴力行为都不可接受,却强调香港特区政府对稳定香港局势负有首要责任。 “美方近来多次就涉港问题发声,看似公允,实则暴露出企图插手香港问题的别有用心和对暴力犯罪行为的双重标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9日揭露蓬佩奥表态的险恶用心说,把香港警方正常执法、止暴制乱的努力与激进势力的极端暴力违法行为相提并论、混为一谈,本身就是对法治和人权的亵渎。 香港《星岛日报》19日报道称,美国参议院上周启动“热线征询”机制,加快推进表决“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程序。有消息说,该议案可能于20日获得通过。此前,起草该议案的反华议员卢比奥称,最早18日就可以通过。但据“美国之音”报道,有一两名参议员认为议案还有问题需要解决。报道称,包括美国国务院前代理亚太助理国务卿董云裳在内的一些人士都认为,美国国会如果通过该法案将是个“巨大错误”,受损最大的是香港民众,美国在香港的利益也无法避免被波及。 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发言人19 日指出,每到特区政府和警队止暴制乱的攻坚时刻,每到特区政府要将暴徒绳之以法的关键时刻,西方政客就跳出来、轮番上阵,假惺惺“呼吁对话”,实为向特区政府施压,为恐怖暴徒打气,唯恐香港不乱! 止暴制乱,绝无妥协余地 香港教育局19日宣布,全港中小学及部分特殊学校20日复课。而在蒙面黑衣人的暴力行动根据地理大,香港警方的围堵策略和以暴动罪拘捕的警告,令一些黑衣人失声痛哭。《星岛日报》报道称,不少黑衣人19日陆续离开理大,有人哀叹“被人遗弃”,还有少量人拒绝离开,等待逃脱。 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郭嘉铨19日通报说,截至下午3时,共有约1100人在理大校园及附近被拘捕或登记,大部分不是理大学生,其中600人自愿离开。自愿离开人士中约200人为未成年人。郭嘉铨批评有暴徒自己不愿承担后果,威吓自愿离开的人,让别人跟着他一起犯罪,还有暴徒向理工大学校园不同出入口投掷汽油弹,危害想离开校园的人的安全。另据香港警方通报,18日在中文大学检获约3900枚汽油弹,是行动以来搜获最多汽油弹的地点。 据香港“商业电台”19日报道,“祸港四人帮”之一的何俊仁当天傍晚遭数名黑衣人袭击,头部和手部受伤。是作恶终遭报复,还是自导自演苦肉计,尚不清楚。 19日,邓炳强正式上任香港警务处处长,警队格言由沿用多年的“服务为本,精益求精”改成“忠诚勇毅,心系社会”。香港《商报》评论说,面对暴徒日趋恐怖的暴力行为,止暴制乱、防止更大伤亡已到了非常紧要时刻,绝无妥协余地。港府、警队及司法机关都必须一致行动,依法执法,惩治违法暴力行为,忍让、纵容只会令局面更加失控,令暴徒行为更进一步升级,令香港被伤得更深。 【环球时报赴香港特派记者 白云怡 杨升 王雯雯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叶蓝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 陈青青】 原标题:香港高院裁决公然挑战全国人大权威 严重妨碍港府止暴制乱努力 责编:赵宽